Wednesday, November 14, 2018

不再是我? / 不再是我?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不再是我?                              周达恒

        上周末句提到保罗说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也许有读者会认为这状态比上周文题的忘形及忘我更费解, 下文尝试进一步探讨. 若有基督徒读者有同感, 我也不会认为太意外, 因为我早年也不懂, 现在也不敢说全懂, 因为这大概是信耶稣的人要一生学习及不断体悟的. 连使徒保罗也承认自己是在不断的学习如何: 忘记背后, 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 按上周思路, 大家若在保罗提出的这条“不再是我”的路上稍有进步, 因内在生命已有足够改变, 心思意念既然跟以前已大不一样, 即使忘形也不会有“惊人”的表现. 况且我们不会因有一点点被视为不错的成就便大喜若狂, 怎会回到以前一旦得意便原形毕露的丑态呢?

        从另一角度看, 不再是我并非要求我们完全忘我, 更不是失去了自我. 若是如此, 我们便成了变相的机械人. 以前提过日本因老人, 特别是女姓(由于女姓大多数比男性长寿) 独居家中者特多, 而且比男性更有对话的需要, 对孤寂之苦更深, 具有人工智能的机械人可以与老人对话, 顺着老人的谈话内容作回应, 而且这些回应不会有反驳老人的意味, 总是顺着老人的思潮及好恶在聆听任何伸诉后作中性或被认为有同情意味的回应. 设计这些机械人的专家也明白老人并非全部失去辨别力,完全被机械人从不作负面回应受迷惑, 可是有伸诉机会, 仍比自说自话优胜, 何况机械人不增加老人的负担, 不必为它多预备食物及其他开支, 老人乐于睁一眼闭一眼. 难道天父上帝比这些设计者更幼稚吗? 祂造我们时赐予人的自由意志若非与上述的机械人(甚至日最肖真人的软件能以假乱真的机械伴侣)有本质上的差异, 祂岂非成了比那些杞忧将来机械人会取代人类或使人类成为它们的奴隶者更幼稚吗?

        创造主既不是要我们忘我或无我, 保罗更不是与上帝唱反调. 我们要学的功课是运用天父所赐的自由意志去把自己的心思意念集中在如何让基督成为我们的人生中心. 借用以前师徒制的训练来说明: 当一个刚满师学习独当一面的人遇到工作上的困难, 或与顾客交往上的难题时, 他最反射性的思考是: 师傅会怎样处理. 中国传统家教是要儿女不给父母丢脸. 可惜许多子女委实把父母的脸丢得干干净净, 而更多的基督徒也把天父的脸丢尽. 其实我们绝少人有真正的创意, 许多新事物只是改良而不是创新. 我们可以获得最佳的对自我肯定, 是善用天父上帝赐予我们的自由意志去向保罗学习: 不再是我, 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这是每个信徒回应主耶稣对我们说: “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 的呼声之唯一途径.

                                                                       见报日期: 2018/11/16

人生探索欄 不再是我? 周達恆

上週末句提到保羅說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也許有讀者會認為這狀態比上週文題的忘形及忘我更費解,  下文嘗試進一步探討.   若有基督徒讀者有同感,  我也不會認為太意外,  因為我早年也不懂,  現在也不敢說全懂,  因為這大概是信耶穌的人要一生學習及不斷體悟的.   連使徒保羅也承認自己是在不斷的學習如何:  忘記背後,  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   按上週思路,  大家若在保羅提出的這條“不再是我”的路上稍有進步,  因內在生命已有足夠改變,  心思意念既然跟以前已大不一樣,  即使忘形也不會有“驚人”的表現.   況且我們不會因有一點點被視為不錯的成就便大喜若狂,  怎會回到以前一旦得意便原形畢露的丑態呢?

從另一角度看,  不再是我並非要求我們完全忘我,  更不是失去了自我.   若是如此,  我們便成了變相的機械人.   以前提過日本因老人,  特別是女姓(由於女姓大多數比男性長壽) 獨居家中者特多,  而且比男性更有對話的需要,  對孤寂之苦更深,  具有人工智能的機械人可以與老人對話,  順著老人的談話內容作回應,   而且這些回應不會有反駁老人的意味,  總是順著老人的思潮及好惡在聆聽任何伸訴後作中性或被認為有同情意味的回應.   設計這些機械人的專家也明白老人並非全部失去辨別力,  完全被機械人從不作負面回應受迷惑,  可是有伸訴機會,  仍比自說自話優勝,  何況機械人不增加老人的負擔,  不必為它多預備食物及其他開支,  老人樂於睜一眼閉一眼.   難道天父上帝比這些設計者更幼稚嗎?   祂造我們時賜予人的自由意志若非與上述的機械人(甚至日後最肖真人的軟件能以假亂真的機械伴侶)有本質上的差異,  祂豈非成了比那些杞憂將來機械人會取代人類或使人類成為它們的奴隸者更幼稚嗎?


創造主既不是要我們忘我或無我,  保羅更不是與上帝唱反調.   我們要學的功課是運用天父所賜的自由意志去把自己的心思意念集中在如何讓基督成為我們的人生中心.   借用以前師徒制的訓練來說明:  當一個剛滿師學習獨當一面的人遇到工作上的困難,  或與顧客交往上的難題時,  他最反射性的思考是:  師傅會怎樣處理.   中國傳統家教是要兒女不給父母丟臉.    可惜許多子女委實把父母的臉丟得乾乾淨淨,  而更多的基督徒也把天父的臉丟盡.   其實我們絕少人有真正的創意,  許多新事物只是改良而不是創新.   我們可以獲得最佳的對自我肯定,  是善用天父上帝賜予我們的自由意志去向保羅學習:  不再是我,  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這是每個信徒回應主耶穌對我們說:  “我心裡柔和謙卑,  你們當負我的軛,  學我的樣式” 的呼聲之唯一途徑.   
                                                                        見報日期: 2018/11/16

Thursday, November 8, 2018

忘形与忘我 / 忘形與忘我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忘形与忘我                             周达恒

        当不少人在追求(甚至醉生梦死地追求) 被认为快乐的事, 一旦达到目标, 文题两个状态可能都会出现. 但忘我可以被用来形容达到了一个崇高境界, 忘形似乎没有相似用途,  故此这两个词被相提并论, 也许会让读者觉得怪异. 希望到文末可以减轻读者这怪异感.

        与忘形经常相提并论的另一个词是得意. 网上资料对得意忘形的解释及其同义与近义词都十分负面. 撇开与得意扯上关系而有的负面用法, 忘形较正面的用法是代表不拘形迹, 却并不通用, 而且鲜见把忘形这词被单独运用. 我们也许该问为什么得意竟然会容易引致忘形呢? 我们是否从这描述可以推论一般人常带着假面具行事为人, 来掩饰自己丑陋的一面, 或这推测过于以偏概全呢? 究竟人本性是善或恶, 又或者人人一出生便是恶的那面强过善的一面, 甚至再大努力去弃恶行善也掩不住内心世界的不善, 故此一旦失去有掩饰的必要, 便真我暴露无遗! 长期读者不读下文也知道我的看法.

        无论大家如何看人的本性, 得意忘形的表现都不会被欣赏, 故此最维护人性的看法也不能排除人有丑陋的一面. 事实上, 一切教育方式及内涵都不能忽略灌输及培育行善及向善的基本成份. 可惜在这过程中, 达到表面要求的克己容易, 澈底排除罪性何止困难, 简直是徒劳无功. 因此只好强调什么是正确的态度与言行, 压制内心的不平衡, 用其他方法力图舒缓在人生中常遇到的十之八九不如意的事, 可惜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措施, 经不起强烈诱因的考验, 不是在极大压力下火爆便是在乐极时忘形或得意时失控. 文题的第二个观念被正确地拥抱, 才可以取代这因失控而来的失态.

        本文要供给大家思考的忘我是建立在圣经教导上那种忘我, 也就是以基督耶稣为中心那种忘我, 不是无我, 甚至不是一般人认为的无私. 这观念从创造主造人类始祖亚当及夏娃, 他们却违背天父上帝的命令, 听从化身为蛇的魔鬼挑拨离间人与上帝的关系因而引致被逐出伊甸园, 以致耶稣基督要降世为我们赎罪可见. 简单说, 若创造主的心意是要我们无我, 何必创造人及赋与人自由意志呢? 更何必差派独生爱子为我们死在十字架洗净信靠祂的人一切因犯罪而带来的刑罚呢? 人不快乐是由于我们落在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中, 却由于自己的有限产生的强烈自卑感, 因而产生自大狂来掩盖, 更在失意时以自怜逃避现实, 诿过他人, 甚至创造主. 要达到这种忘我的途径是听从主耶稣的呼吁: “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 这样你们心就必得享安息.” 下周再进一步跟大家探讨保罗说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见报日期: 2018/11/9

人生探索欄 忘形與忘我    周達恆

當不少人在追求 (甚至醉生夢死地追求) 被認為快樂的事,  一旦達到目標,  文題兩個狀態可能都會出現.   但忘我可以被用來形容達到了一個崇高境界,  忘形似乎沒有相似用途,  故此這兩個詞被提並論,  也許會讓讀者覺得怪異.   希望到文末可以減輕讀者這怪異感.

       與忘形經常相提並論的另一個詞是得意.   網上資料對得意忘形的解釋及其同義與近義詞都十分負面.   撇開與得意扯上關係而有的負面用法,  忘形較正面的用法是代表不拘形跡,  卻並不通用,  而且鮮見把忘形這詞被單獨運用.    我們也許該問為甚麼得意竟然會容易引致忘形呢?    我們是否從這描述可以推論一般人常帶著假面具行事為人,  來掩飾自己醜陋的一面,  或這推測過於以偏概全呢?   究竟人本性是善或惡,  又或者人人一出生便是惡的那面強過善的一面,  甚至再大努力去棄惡行善也掩不住內心世界的不善,  故此一旦失去有掩飾的必要,  便真我暴露無遺!   長期讀者不讀下文也知道我的看法.
無論大家如何看人的本性,  得意忘形的表現都不會被欣賞,  故此最維護人性的看法也不能排除人有醜陋的一面.   事實上,  一切教育方式及內涵都不能忽略灌輸及培育行善及向善的基本成份.   可惜在這過程中,  達到表面要求的克己容易,  澈底排除罪性何止困難,  簡直是徒勞無功.   因此只好強調甚麼是正確的態度與言行,  壓制內心的不平衡,  用其他方法力圖舒緩在人生中常遇到的十之八九不如意的事,  可惜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措施,  經不起強烈誘因的考驗,  不是在極大壓力下火爆便是在樂極時忘形或得意時失控.   文題的第二個觀念被正確地擁抱,  才可以取代這因失控而來的失態.
本文要供給大家思考的忘我是建立在聖經教導上那種忘我,  也就是以基督耶穌為中心那種忘我,  不是無我,  甚至不是一般人認為的無私.   這觀念從創造主造人類始祖亞當及夏娃,  他們卻違背天父上帝的命令,  聽從化身為蛇的魔鬼挑撥離間人與上帝的關係因而引致被逐出伊甸園,  以致耶穌基督要降世為我們贖罪可見.   簡單說,  若創造主的心意是要我們無我,  何必創造人及賦與人自由意志呢?   更何必差派獨生愛子為我們死在十字架洗淨信靠祂的人一切因犯罪而帶來的刑罰呢?  人不快樂是由於我們落在以自我為中心的心態中,  卻由於自己的有限產生的強烈自卑感,  因而產生自大狂來掩蓋,  更在失意時以自憐逃避現實,  諉過他人,  甚至創造主.   要達到這種忘我的途徑是聽從主耶穌的呼籲:  “我心裡柔和謙卑,  你們當負我的軛,  學我的樣式,  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   下週再進一步跟大家探討保羅說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
                                                         
                                                                        見報日期:  2018/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