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1, 2019

退而不休? // 退而不休?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退而不休?                           周达恒

        美国法定退休年龄是相当复杂的一回事, 而且这样说也有被视为误导读者的胡言乱语, 因为政府不可以规定任何人超过某一个年龄必须退休, 就如笔者今年已是七十有五, 比古稀多活了五年, 本栏除了约七年前内子动大手术脱期一周, 在过去三十年多, 在科州华报刊出的文字已超过一千五百篇, 是否可说是退而不休, 留待读者下结论. 其实这些破文字也算不上是工作, 因为既没有一般以有经济收益才算是工作的衡量尺度测定, 不被视为浪费油墨纸张已是万幸, 也没有固定工作地点及工时, 简直只可以算是一种个人嗜好, 若不是有学兄不厌烦地为我作无偿的文稿修订, 有更多读者早已弃本栏如敝屣. 从另一方面看, 由于一些相熟的教会人手短缺, 仍然找我在他们的讲台滥竽充数, 虽然今年开始尽量减低次数, 可是仍然平均接近每月两次, 而且因为时间比较充裕, 在预备讲道时也比差不多每主日都要讲道时用了较多时间于投影片方面, 若勉强说是退而不休, 也许不算夸大?

         说到预备讲道, 我的原则是不把同一篇讲道在不同教会重述. 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四间不同教会的需要, 使我每月要讲四次. 也许有人认为既然听众不同,大可以一篇讲道用一个月. 其实我在一个有三语崇拜的教会, 一个早上分别用我只懂得讲的三种语言一个接一个地连续讲三堂时, 也是用三段经文及三个题目,被人视为犯上自虐狂, 不接受我的解释如此作是因为三个会众的需要不同, 我不想自己思想混淆, 不期然地张冠李戴, 才预备三个不同的讲章. 幸而这需要不是每周, 连一个月一次也非常有, 不然除了自己吃不消, 恐怕会众也会吃不消. 自从退休后, 再也没有类似情况出现, 故此文题应该不是我要顾虑的事. 也许从会众的角度看,这也不再是他们要顾虑的事.

        文题与工作狂可能会被划上等号, 可是这样看可能犯一竹杆打翻一船人的通病. 休息的方式及如何才算是休息, 并没有一定的公式及表现. 例如各种球赛的观众, 从疯狂至较安静有颇大差异, 是否那些喜爱狂呼呐喊的球迷因为观看及如此近乎既劳心又劳力的参与便没有休息, 只有那些安静观赛者才收休息的效果呢? 从人人都作梦看, 我们明白让大脑休息不像我们可以把电脑关闭一样, 也没有人认为大家每天晚上都要像住在医院正接受精神病医治的病人一样应当靠药物入睡. 一百年前中国绝大部份人口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现在不少人却是靠周末和假日与年假才有休息的时间, 甚少人知道, 更少人明白旧约圣经诗篇46篇10节的教导:“你们要休息, 要知道我是上帝.”甚愿读者因明白及实践这教导而享受真安息.

                                                                          见报日期: 2019/8/23

人生探索欄 退而不休? 周達恆

美國法定退休年齡是相當複雜的一回事,  而且這樣說也有被視為誤導讀者的胡言亂語,  因為政府不可以規定任何人超過某一個年齡必須退休,  就如筆者今年已是七十有五,  比古稀多活了五年,  本欄除了約七年前內子動大手術脫期一週,  在過去三十年多,   在科州華報刊出的文字已超過一千五百篇,  是否可說是退而不休,  留待讀者下結論.   其實這些破文字也算不上是工作,  因為既沒有一般以有經濟收益才算是工作的衡量尺度測定,  不被視為浪費油墨紙張已是萬幸,  也沒有固定工作地點及工時,  簡直只可以算是一種個人嗜好,  若不是有學兄不厭煩地為我作無償的文稿修訂,  有更多讀者早已棄本欄如敝屣.   從另一方面看,  由於一些相熟的教會人手短缺,  仍然找我在他們的講台濫竽充數,  雖然今年開始盡量減低次數,  可是仍然平均接近每月兩次,  而且因為時間比較充裕,  在預備講道時也比差不多每主日都要講道時用了較多時間於投影片方面,  若勉強說是退而不休,  也許不算誇大?

說到預備講道,  我的原則是不把同一篇講道在不同教會重述.   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四間不同教會的需要,  使我每月要講四次.   也許有人認為既然聽眾不同,  大可以一篇講道用一個月.   其實我在一個有三語崇拜的教會,  一個早上分別用我只懂得講的三種語言一個接一個地連續講三堂時,  也是用三段經文及三個題目,  被人視為犯上自虐狂,  不接受我的解釋如此作是因為三個會眾的需要不同,  我不想自己思想混淆,  不期然地張冠李戴,  才預備三個不同的講章.   幸而這需要不是每週,  連一個月一次也非常有,  不然除了自己吃不消,  恐怕會眾也會吃不消.   自從退休後,  再也沒有類似情況出現,  故此文題應該不是我要顧慮的事.   也許從會眾的角度看,  這也不再是他們要顧慮的事.

文題與工作狂可能會被劃上等號,  可是這樣看可能犯一竹桿打翻一船人的通病.   休息的方式及如何才算是休息,  並沒有一定的公式及表現.   例如各種球賽的觀眾,  從瘋狂至較安靜有頗大差異,  是否那些喜愛狂呼吶喊的球迷因為觀看及如此近乎既勞心又勞力的參與便沒有休息,  只有那些安靜觀賽者才收休息的效果呢?   從人人都作夢看,  我們明白讓大腦休息不像我們可以把電腦關閉一樣,  也沒有人認為大家每天晚上都要像住在醫院正接受精神病醫治的病人一樣應當靠藥物入睡.   一百年前中國絕大部份人口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現在不少人卻是靠週末和假日與年假才有休息的時間,  甚少人知道,  更少人明白舊約聖經詩篇46篇10節的教導:“你們要休息,  要知道我是上帝.”甚願讀者因明白及實踐這教導而享受真安息.

                                                        見報日期:  2019/8/23


Wednesday, August 14, 2019

休息与休假 // 休息與休假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休息与休假                                                     周达恒


                休息是没有人可以避免的. 创造主赐予人的体力及精神是有上限的, 若有人把自己视为不需要休息的超人, 后果如何, 不言而喻. 较不明显的情况是不少人认为自己年轻力壮, 有本钱透支体力及心力, 甚至医学界在训练实习医生时, 至2003年才限制每周不能超过八十小时, 据说以前是九十六小时, 而且间中要求他们一次接连当值数十小时. 我认识及知道的医生, 每周在自己开设的诊所平均不下七十小时的, 大有其人. 读大学时有一位同学认为自己若一天睡眠时间超过四小时反而脑筋不灵活. 来美读书时认识两位读医的朋友, 他们互相凭针灸术为对方施针, 上课及实习以外兼任两个部份时间的工作, 声称人的寿数该有一百二十年, 既然大多数人当时没有活那么多年日, 他们借用晚年大概用不着的岁月也不为过. 但似乎没有人可以经常一周不眠不休.

                对比文题第二个观念却是上世纪才开始普及, 特别是在传统中国新年之外渡年假的风气, 更非我国传统, 也不可能是其他以耕种为生的时代, 任何国家可以有的生活方式. 至于上世纪下半叶才开始渐渐盛行的参加旅行团, 一家大小或与好友成群结队的旅游, 更是前人作梦也不会想到的事. 不少基督徒对往圣地见识及学习更异常热心, 而坐超级巨型游船也是逃避在陆地要不停处理各种电子媒体侵扰的绝妙方法. 最近听说有一位老同学认识另一位与他相当深交的朋友, 一年有九个月不在家, 到处游览, 虽然与一则报导说的情况比较, 只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 有一位极有钱的太太, 放弃陆上豪宅, 遵照丈夫生前的遗愿, 从一艘豪华游轮迁居另一艘, 当然都是要最大的套房才放得下她的衣饰及用品, 我这个老土却连想像这种生活也觉得累.

             我并不是反对休假, 更享受被视为退休人仕的特权: 下午小休. 适当的休息及运动被视为养生之道. 高压的环境对健康的损害最大. 即使有些人学会如何真正人忙心不忙, 对外来的压力有很大及很有效的减压方法, 毕竟人非草木, 四周的环境仍会对自己有或大或小的影响. 休息固然有助于从疲惫中或少或多的恢复过来, 用常听到的一句半开玩笑的话: “上吊也要有喘息的机会” 来描述, 休息在所谓苟延残喘时所发挥的功效是难以估计的. 可是若希望能摆脱闷局或困局, 休假才可以提供足够的时间让不少人感到达成固本培元的效益. 我认识一位加拿大朋友, 比我年长不下二十年, 他说年假若没有三周是白费时光, 因为他要用首两周的时间慢慢减压后才可以在最后一周感觉能够从新得力. 也许他的情况比较极端, 但人不是机器, 让自己有充份时休息及休假是有智慧的.
                                                                                                                                               见报日期: 2019/8/16


人生探索欄                                                     休息與休假                                                               周達恆
            
                休息是沒有人可以避免的.   創造主賜予人的體力及精神是有上限的,  若有人把自己視為不需要休息的超人,  後果如何,  不言而喻.   較不明顯的情況是不少人認為自己年輕力壯,  有本錢透支體力及心力,  甚至醫學界在訓練實習醫生時,  2003年才限制每週不能超過八十小時,  據說以前是九十六小時,  而且間中要求他們一次接連當值數十小時.   我認識及知道的醫生,  每週在自己開設的診所平均不下七十小時的,  大有其人.   讀大學時有一位同學認為自己若一天睡眠時間超過四小時反而腦筋不靈活.   來美讀書時認識兩位讀醫的朋友,  他們互相憑針灸術為對方施針,  上課及實習以外兼任兩個部份時間的工作,  聲稱人的壽數該有一百二十年,  既然大多數人當時沒有活那麼多年日,  他們借用晚年大概用不著的歲月也不為過.   但似乎沒有人可以經常一週不眠不休.  

對比文題第二個觀念卻是上世紀才開始普及,  特別是在傳統中國新年之外渡年假的風氣,  更非我國傳統,  也不可能是其他以耕種為生的時代,  任何國家可以有的生活方式.   至於上世紀下半葉才開始漸漸盛行的參加旅行團,  一家大小或與好友成群結隊的旅遊,  更是前人作夢也不會想到的事.   不少基督徒對往聖地見識及學習更異常熱心,  而坐超級巨型遊船也是逃避在陸地要不停處理各種電子媒體侵擾的絕妙方法.   最近聽說有一位老同學認識另一位與他相當深交的朋友,  一年有九個月不在家,  到處遊覽,  雖然與一則報導說的情況比較,  只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  有一位極有錢的太太,  放棄陸上豪宅,  遵照丈夫生前的遺願,  從一艘豪華遊輪遷居另一艘,  當然都是要最大的套房才放得下她的衣飾及用品,  我這個老土卻連想像這種生活也覺得累.

             我並不是反對休假,  更享受被視為退休人仕的特權:  下午小休.   適當的休息及運動被視為養生之道.   高壓的環境對健康的損害最大.   即使有些人學會如何真正人忙心不忙,  對外來的壓力有很大及很有效的減壓方法,  畢竟人非草木,  四週的環境仍會對自己有或大或小的影響.   休息固然有助於從疲憊中或少或多的恢復過來,  用常聽到的一句半開玩笑的話:  上吊也要有喘息的機會  來描述,  休息在所謂苟延殘喘時所發揮的功效是難以估計的.   可是若希望能擺脫悶局或困局,  休假才可以提供足夠的時間讓不少人感到達成固本培元的效益.   我認識一位加拿大朋友,  比我年長不下二十年,  他說年假若沒有三週是白費時光,  因為他要用首兩週的時間慢慢減壓後才可以在最後一週感覺能夠從新得力.  也許他的情況比較極端,  但人不是機器,  讓自己有充份時間休息及休假是有智慧的.
                  
                                                                                                                                               見報日期:  2019/8/16
 

Thursday, August 1, 2019

海滩与游泳池 // 海灘與游泳池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海滩与游泳池               周达恒

             上世纪中叶在香港成长时, 每年约有十次机会往数处海滩游泳. 回想起来实在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四个孩子成长地离太平洋十分远, 反而是近年来年龄幼小的孙儿女有一些机会去佛罗里达州东部的大西洋学泳, 但主要仍是在内陆的城市泳池学习, 年龄较长的孙儿们虽然家离太平洋不算远, 却开数小时车到南面的俄勒冈州, 水温仍不适合游泳, 不像香港那些沙滩可泳. 况且当年污染问题可说并非要考虑的事, 反倒是数目有限的泳池不及现今注重卫生条件, 很可能不及太平洋的海水好, 收费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负担的. 值得一提的一个香港传统游泳界年度大事: 横渡维多利亚港的渡海泳. 这项目比起奥运会的各种游泳竞赛, 难度更高, 可是风险却比那些冒生命危险从广东省较接近被称为新界的地方, 不避遭遇鲨鱼或难测的水流丧生的机率没法计算,又可以被视为俗语说的小儿科了.

             游泳被视为最佳的运动是难以质疑的, 一些富有家庭的私人泳池从这个角度看也许是相当好的投资, 可惜我认识的数个拥有私人泳池的家庭, 却似乎没有勤于利用这高价设备的习惯. 也许他们在购买那房子时, 卖主没有把这高价的设备算在房价上, 他们买房的时候也没有考虑维修的费用及工作量, 反而因为家中有泳池不好再去公共泳池,运动量不见得比从前多. 这心理状态不难理解, 却未免让人有啼笑皆非的感觉. 其实人的群居习性使我们较喜欢去海滩游泳. 即使没有可能每次都可以与亲朋戚友们约定一起去, 在海滩也与其他在那儿游泳的人保持一些距离, 但仍比在家中私有泳池独自用游泳作经常的运动更感兴趣, 而且也有些照应, 不会遇到突发情况孤立无援.

             四十多年前在多伦多居住时, 突然发觉左邻右里及背后一些房子都在屋后院子安装特大型的露天浴池. 如此称呼是由于这些形状不一, 却因地方限制不及豪宅可安装的半个标准大小的泳池, 让游泳者可以稍有用武之地, 长度不可能超过四十五英呎, 有些家庭不特别有能力的, 不甘像我家安于现状, 安装的浴池也许连一家数口同时下去泡水也有点勉强, 起初让我们有莫测高深的感觉, 后来才知道市政府立例管制这新潮流, 一些邻居误以为有这设备可以为房子增值, 真有使人啼笑皆非的感觉. 在可以使用这种浴池的日子, 每年不大可能超过四个月的环境中, 日后的景况如何, 因我们搬离多伦多, 没有跟进资料. 若从多在阳光下生活的角度看, 也许未可厚非,更可说是比一些为了全年可用, 而设在室内的泳池有不同的价值, 若只为了与邻里等量齐观,却使我这愚蠢的笔者大感困惑.
                                                                         见报日期: 2019/8/9

人生探索欄                                                     海灘與游泳池                                                        周達恆

             上世紀中葉在香港成長時每年約有十次機會往數處海灘游泳.   回想起來實在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四個孩子成長地離太平洋十分遠,  反而是近年來年齡幼小的孫兒女有一些機會去佛羅里達州東部的大西洋學泳,  但主要仍是在內陸的城市泳池學習,  年齡較長的孫兒們雖然家離太平洋不算遠,  卻開數小時車到南面的俄勒岡州水溫仍不適合游泳不像香港那些沙灘可泳.   況且當年污染問題可說並非要考慮的事反倒是數目有限的泳池不及現今注重衛生條件很可能不及太平洋的海水好收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負擔的.   值得一提的一個香港傳統游泳界年度大事 : 橫渡維多利亞港的渡海泳.   這項目比起奧運會的各種游泳競賽難度更高可是風險卻比那些冒生命危險從廣東省較接近被稱為新界的地方,  不避遭遇鯊魚或難測的水流喪生的機率沒法計算又可以被視為俗語說的小兒科了.

             游泳被視為最佳的運動是難以質疑的一些富有家庭的私人泳池從這個角度看也許是相當好的投資可惜我認識的數個擁有私人泳池的家庭卻似乎沒有勤於利用這高價設備的習慣.   也許他們在購買那房子時賣主沒有把這高價的設備算在房價上,  他們買房的時候也沒有考慮維修的費用及工作量反而因為家中有泳池不好去公共泳池運動量不見得比從前多.   這心理狀態不難理解卻未免讓人有啼笑皆非的感覺.   其實人的群居習性使我們較喜歡去海灘游泳.   即使沒有可能每次都可以與親朋戚友們約定一起去在海灘也與其他在那兒游泳的人保持一些距離但仍比在家中私有泳池獨自用游泳作經常的運動更感興趣而且也有些照應不會遇到突發情況孤立無援.  

             四十多年前在多倫多居住時,  突然發覺左鄰右里及背後一些房子都在屋後院子安裝特大型的露天浴池.   如此稱呼是由於這些形狀不一卻因地方限制不及豪宅可安裝的半個標準大小的泳池讓游泳者可以稍有用武之地長度不可能超過四十五英呎有些家庭不特別有能力的不甘像我家安於現狀安裝的浴池也許連一家數口同時下去泡水也有點勉強起初讓我們有莫測高深的感覺後來才知道市政府立例管制這新潮流一 些鄰居誤以為有這設備可以為房子增值真有使人啼笑皆非的感覺.   在可以使用這種浴池的日子每年不大可能超過四個月的環境中,  日後的景況如何因我們搬離多倫多沒有跟進資料.   若從多在陽光下生活的角度看也許未可厚非,  更可說是比一些為了全年可用而設在室內的泳池有不同的價值若只為了與鄰里等量齊觀卻使我這愚蠢的筆者大感困惑.


                                                                                                                                                 見報日期: 2019/8/9

Tuesday, July 30, 2019

炎夏与寒冬的对比 // 炎夏與寒冬的對比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炎夏与寒冬的对比                      周达恒

             在这空调普及时代, 奇热或奇寒对大多数人起居的影响, 不及早两代严重. 以前夏日炎热, 日又长时, 幸好尚未有高楼大厦, 更没有因水泄不通的繁忙交通,让大家失去安全感并要呼吸废气, 在房子前乘凉, 与邻居谈天说地, 大家关系就算并非无话不谈, 也不致形同陌路. 大家都明白远亲不如近邻的相互倚赖关系, 不绝对认同各家自扫门前雪的俗语. 对比现在居住在数以十计的高楼大厦者, 不少认不清同一层其他六至八家的住户是谁. 冬天若已经穿上全套防寒服装, 连样貌也不一定看得十分清楚, 因此冬天也许仍比夏天不利于邻舍关系的建立?

             嘲讽懒人的儿歌以夏日炎炎正好眠为不读书的理由, 我觉得这句话有牵强之嫌. 也许上世纪初或这儿歌写成的更早时代, 情况与我在上世纪中叶仍是孩童时代的印象大异, 我不算是勤奋好学的孩子, 可是连下午睡懒觉的习惯也没有, 因此很难想像为什么要浪费可供玩乐的时间去睡觉, 更难想像可以用这个作推搪读书的理由, 因为若被强迫学习也是早上的事, 不会是下午炎热的时刻, 反而在冬天早上不愿离开温暖的被窝起床, 更合情合理. 不过早上仍有必要吃早膳, 肚子饿的推动力比怕冷不愿起床的理由较大, 起床后重回已经冷冰冰的床的吸引力不够大. 不知读者是否有同感呢?

             从爱斯基摩人的生活勤奋比对南洋及中美与南美北部国家一些人的生活方式, 热带靠近赤道地区, 似乎有让居民倾向懒惰的弊病. 反之, 爱斯基摩人大半年要与寒冷斗争, 他们的斗志固然要高昂, 自律与勤奋心态更是生存必要条件, 他们为什么不往南移, 不像欧亚历来是北方民族一次又一次南侵, 不断把南方人口迫往更南的地域迁徙, 有待人类学者, 历史学家及其他专家们的研究. 从这大层面看, 气候对人类的生活方式固然有一定影响力, 可是个人及群体的选择和个别及整体的意志力, 大概也扮演举足轻重之角色.

             再从另一个角度看, 被欣羡为四季如春的三藩市及湾区, 近三十年来, 房价狂升的大趋势使三藩市市政府把年入十万元列为低收入的家庭. 也许这个新现象要让大家及研究这课题的专家重新考虑上文的观点及假设. 驱策人们选择在那些地方定居, 确实是对很多不同因素详加考虑后才会作出的决定. 在这时代为了逃避被视为悪劣的天气而迁居, 已经在全部考虑因素中, 很可能不再占举足轻重地位, 加上资讯高度发展取代不少上班族天天回办公室的必要, 若北半球两个占地最多的苏俄及加拿大, 明白及善用它们拥有的最大资源是土地, 利用地下石油使严冬仍可以在其中生活, 是否有一天会改变全世界的政治局面呢?


                                                                        见报日期: 2019/8/2

人生探索欄                     炎夏與寒冬的對比                     周達恆

             在這空調普及時代,  奇熱或奇寒對大多數人起居的影響,  不及早兩代嚴重.   以前夏日炎熱,  日又長時,  幸好尚未有高樓大廈,  更沒有因水洩不通的繁忙交通,  讓大家失去安全感並要呼吸廢氣,  在房子前乘涼,  與鄰居談天說地,  大家關係就算並非無話不談,  也不致形同陌路.   大家都明白遠親不如近鄰的相互倚賴關係,  不絕對認同各家自掃門前雪的俗語.   對比現在居住在數以十計的高樓大廈者,  不少認不清同一層其他六至八家的住戶是誰.   冬天若已經穿上全套防寒服裝,  連樣貌也不一定看得十分清楚,  因此冬天也許仍比夏天不利於鄰舍關係的建立?

             嘲諷懶人的兒歌以夏日炎炎正好眠為不讀書的理由,  我覺得這句話有牽強之嫌.   也許上世紀初或這兒歌寫成的更早時代,  情況與我在上世紀中葉仍是孩童時代的印象大異,  我不算是勤奮好學的孩子,  可是連下午睡懶覺的習慣也沒有,  因此很難想像為甚麼要浪費可供玩樂的時間去睡覺,  更難想像可以用這個作推搪讀書的理由,  因為若被強迫學習也是早上的事,  不會是下午炎熱的時刻,  反而在冬天早上不願離開溫暖的被窩起床,  更合 情合理.   不過早上仍有必要吃早膳,  肚子餓的推動力比怕冷不願起床的理由較大,  起床後重回已經冷冰冰的床的吸引力不夠大.   不知讀者是否有同感呢?

             從愛斯基摩人的生活勤奮比對南洋及中美與南美北部國家一些人的生活方式,  熱帶靠近赤道地區,  似乎有讓居民傾向懶惰的弊病.   反之,  愛斯基摩人大半年要與寒冷鬥爭,  他們的鬥志固然要高昂,  自律與勤奮心態更是生存必要條件,  他們為甚麼不往南移,  不像歐亞歷來是北方民族一次又一次南侵,  不斷把南方人口迫往更南的地域遷徙,  有待人類學者,  歷史學家及其他專家們的研究.   從這大層面看,  氣候對人類的生活方式固然有一定影響力,  可是個人及群體的選擇和個別及整體的意志力,  大概也扮演舉足輕重之角色.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  被欣羨為四季如春的三藩市及灣區,  近三十年來,  房價狂升的大趨勢使三藩市市政府把年入十萬元列為低收入的家庭.  也許這個新現象要讓大家及研究這課題的專家重新考慮上文的觀點及假設.   驅策人們選擇在那些地方定居,  確實是對很多不同因素詳加考慮後才會作出的決定.   在這時代為了逃避被視為悪劣的天氣而遷居,  已經在全部考慮因素中,  很可能不再佔舉足輕重地位,  加上資訊高度發展取代不少上班族天天回辦公室的必要,  若北半球兩個佔地最多的蘇俄及加拿大,  明白及善用它們擁有的最大資源是土地,  利用地下石油使嚴冬仍可以在其中生活,  是否有一天會改變全世界的政治局面呢?             
                                                                        見報日期:  2019/8/2

Friday, July 26, 2019

神主胜于民主? // 神主勝於民主?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神主胜于民主?                                           周达恒



             上周粗枝大叶跟读者探讨民主的困难, 本周继续从理论层面

跟大家研讨与文题相关的一些观念. 先解释为何要声明是从理

论层面看, 因为应该实行神主制的教会, 并没有为大家带来好模

式, 更谈不上榜样. 全球各地及各语言文化的教会, 无论是有宗

派名义或自称独立的教会, 从行政架构层面可以大致分为三种

体制: 主教制, 长老制, 会员制. 这三种行政制度从表面看, 会员

制最民主, 主教制最中央集权, 长老制在两者之间. 事实上, 每种

制度的首要目的都应该是透过各自的运作模式寻求明白和实践

上帝的旨意(下文把上帝及神这两个词互换). 我们从被视为最民

主的行政方式看也许比较容易明白. 会员制是把教会重大的决

定赋予被他们接纳为会员的人, 不是每一个去该教会参加崇拜

及其他活动的人. 因为大多数教会欢迎任何人参加他们的公开

及常的聚会, 特别是主日(星期日)的崇拜. 可是也会要求参与其

中圣餐那项目者必须符合各自教会所定的条件, 而且当他们举

行商讨教会行政事宜上, 也各有各的标准. 因此按这些规则看

, 可说没有教会是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 主要理由是只有通过

他们审核的人, 才被承认他们所投的票代表他们寻求上帝旨意

后, 认为是上帝的旨意让他们以所投票表达这个认定. 采取其他

决策方式的教派, 也同样期望被视为德高望重的长老或主教的

决定, 代表他们寻获上帝的旨意.



             除了对无神论者而言, 上帝的旨意远胜人意是难以否认的

事. 虽然间中会听到造化弄人的抱怨, 但极端自大狂者毕竟罕

有, 何况这种人本身最不快乐, 即使用曲高和寡自我解嘲, 也不

解决孤单的苦恼, 故此没有用他们的想法作标准的理由. 当一个

虔诚寻求上帝旨意的教会, 认定所作的决定是出于上帝, 齐心协

力去完成神的旨意, 便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情况具有的力量之大

是难以评估的. 怪不得魔鬼常常千方百计去破坏教会以致达不

到这个状态, 甚至在较小层面上也竭力拦阻教会的一些单位, 如

到认真寻求上帝旨意的地步. 常见的魔鬼手段是让上述的一些

教会内之运作单位被所谓强势领袖只手遮天, 或用公事公办的

方式取代寻求天父的旨意, 把世俗的办事方式搬到教会的事工

上, 即使率很高, 却失去了情意, 更谈不上让人觉得有亲切感. 上

帝的旨意被公式化的恶果是失去了虚心寻求祂, 并以顺服上帝

的心, 行出祂的心意, 超越人间一切制度可以达到的境界, 让教

会的运作及主内兄弟姊妹的关系比不上本着天下为公的心态, 

服务在他们辖下的社团组织的运作效率及温情.


                                                                                                                                             见报日期: 2019/7/26                                                                         


人生探索欄                                         神主勝於民主?                                                達恆

             上週粗枝大葉跟讀者探討民主的困難,  本週繼續從理論層面

跟大家研討與文題相關的一些觀念.   先解釋為何要聲明是從理

論層面看,  因為應該實行神主制的教會,  並沒有為大家帶來好模

,  更談不上榜樣.   全球各地及各語言文化的教會,  無論是有宗派

名義或自稱獨立的教會,  從行政架構層面可以大致分為三種體

:  主教制,  長老制,  會員制.   這三種行政制從表面看,  會員制最民

,  主教制最中央集權,  長老制在兩者之間.   事實上,  每種制度的首

要目的都應該是透過各自的運作模式尋求明白和實踐上帝的旨

(下文把上帝及神這兩個詞互換).   我們從被視為最民主的行政

方式看也許比較容易明白.   會員制是把教會重大的決定賦予被

他們接納為會員的,  不是每一個去該教會參加崇拜及其他活

動的人.   因為大多數教會歡迎任何人參加他們的公開及經常的

聚會,  特別是主日(星期)的崇拜.   可是也會要求參與其中聖餐那

項目者必須符合各自教會所定的條件,   而且當他們舉行商討教

會行政事宜上,  也各有各的標準.   因此按這些規則看,  可說沒有教

會是實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   主要理由是只有通過他們審核的

,  才被承認他們所投的票代表他們尋求上帝旨意後,  認為是上

帝的旨意讓他們以所投票表達這個認定.   採取其他決策方式的

教派,  也同樣期望被視為德高望重的長老或主教的決定,  代表他

們尋獲上帝的旨意

             除了對無神論者而言,  上帝的旨意遠勝人意是難以否認的

.  雖然間中會聽到造化弄人的抱怨,  但極端自大狂者畢竟罕

何況這種人本身最不快樂,  即使用曲高和寡自我解嘲,  也不解

決孤單的苦惱,  故此沒有用他們的想法作標準的理由.   當一個虔

誠尋求上帝旨意的教會,  認定所作的決定是出於上帝,  齊心協力

去完成神的旨意,  便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情況具有的力量之大是

難以評估的.   怪不得魔鬼常常千方百計去破壞教會以致達不到

這個狀態,  甚至在較小層面上也竭力攔阻教會的一些單位,  如主

日學,  團契,  宣教事工,  青少年事工及其他單位的運作使達不到認

真尋求上帝旨意的地步  常見的魔鬼手段是讓上述的一些教會

內之運作單位被所謂強勢領袖隻手遮天,  或用公事公辦的方式

取代尋求天父的旨意,  把世俗的辦事方式搬到教會的事工上,  

使效率很高,  卻失去了情意,  更談不上讓人覺得有親切感.   上帝的

旨意被公式化的惡果是失去了虛心尋求祂,  並以順服上帝的

行出祂的心意,  超越人間一切制度可以達到的境界,  讓教會的

運作及主內兄弟姊妹的關係比不上本著天下為公的心態,  服務

在他們轄下的社團組織的運作效率及溫情.

                                                                                                                                                   見報日期:  2019/7/26

Tuesday, July 16, 2019

天下为公 = 民主基石? // 天下為公 = 民主基石?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天下为公 = 民主基石? 周达恒

             礼运大同篇的理念是否人类中最早的民主观, 请恕我不能为
大家提供答案, 可惜这崇高理想经常被成王败寇的事实淹没, 打
起为国为民的各时代揭竿起义者,曾几何时被捧上九五至尊的
高位上, 若不采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手段排除功臣, 只是让他
们有名无实地赋闲, 也没有把他们变相软禁, 可算是只成为飞鸟
尽良弓藏,没有成为狡兔死, 走狗烹的典型例子, 已经值得额手
称庆. 现代西方民主社会的政客, 如美国国会的议员没有任期的
上限, 虽然没有执法的实权, 只有立法的责任, 而且因为清楚地
建立在立法, 执法及司法三权分立的基础上, 因有先例可援, 才
被认为是较明朗的法规. 然而因为议员没有任期的上限, 各党派
中资深的议员, 不乏为自己地位及党的利益而把牺牲小我完成
大我的理想, 反行其道地成了不顾国家长远利益, 把个人及党的
利益放在首位, 完全违反天下为公的崇高理念.

             妨碍实践天下为公理想的罪魁祸首, 也许不是一些哗众取宠
的无耻政客之专利, 乃是源于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的自私自利观
念, 而这人皆共有的私心, 乃人类始祖违背创造主的命令而带来
的必然悪果, 因此天下为公的理想本身已有商榷的必要. 各个自
由世界的国家都有不同的政党, 每个政党都以代表人民利益为
口号, 可是没有一个政党可以真正代表全部人的利益而当选, 只
有两大政党的国家已经不多, 国家人口少得可怜却政党林立的
大概首推以色列. 大多数政党的口号都或明显, 或较隐藏的以替
天行道为主题. 我国历史更不乏明目张胆或暗中挟天子以令诸
侯的案例, 因此文题的问号该引致的答案不言而喻.

             若上段的立论获得读者首肯, 民主基石应该是怎么才稳当
呢? 大同篇描述的理想世界是否在当时生活也许比较简单的时
代可以涵盖一切, 或最低限度是大多数的情况, 我们已难考究,
放在现代便免不了有过份简陋的缺憾. 可是最大的困难是立论
的基础假设有不能被克服的困难: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 因为基本
的困难是以人为本位是其致命伤. 要求有限的人用无限的智慧
去处理众意纷纭的事, 岂非比与虎谋皮更不实际吗? 我们可以期
望或想像当政者劝吁支持他们, 投他们政党的票, 使他们大权在
握的领袖, 把他们在选举击败的那一方之利益放在自己利益之
上吗? 若文题首句的标准也不足以成为民主的基石, 还有更崇
高, 更可行的标准吗? 我要斗胆说没有, 因为文题首四字的两个
词及后四个字的第一个词都有严重的困难. 把天下定为范畴是
忘记了缺乏上天的角度, 公的定义便成问题, 也因而会把民主取
代了神主. 下周与读者探讨有关这层面的考虑.

                                                                                                                                                 见报日期: 2019/7/19

人生探索欄                                         天下為公 民主基石?                                                         周達恆

             禮運大同篇的理念是否人類中最早的民主觀,  請恕我不能為
大家提供答案,  可惜這崇高理想經常被成王敗寇的事實淹沒
起為國為民的各時代揭竿起義者,  曾幾何時被捧上九五至尊的
高位上,  若不採用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手段排除功臣,  只是讓他
們有名無實地賦閒,  也沒有把他們變相軟禁,  可算是只成為飛鳥
盡良弓藏,  沒有成為狡兔死,  走狗烹典型例子,  已經值得額手
稱慶.   現代西方民主社會的政客,  如美國國會的議員沒有任期的
上限,  雖然沒有執法的實權,  只有立法的責任,  而且因為清楚地建
立在立法,  執法及司法三權分立的基礎上因有先例可援,  才被認
為是較明朗的法規.   然而因為議員沒有任期的上限,  各黨派中資
深的議員,  不乏為自己地位及黨的利益而把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的理想,  反行其道地成了不顧國家長遠利益,  把個人及黨的利益
放在首位,  完全違反天下為公的崇高理念

             妨礙實踐天下為公理想的罪魁禍首,  也許不是一些譁眾取寵
的無恥政客之專利,  乃是源於人不為己,  天誅地滅的自私自利觀
,  而這人皆共有的私心,  乃人類始祖違背創造主的命令而帶來
的必然悪果,  因此天下為公的理想本身已有商榷的必要.   各個自
由世界的國家都有不同的政黨,  每個政黨都以代表人民利益為
口號,  可是沒有一個政黨可以真正代表全部人的利益而當選
有兩大政黨的國家已經不多,  國家人口少得可憐卻政黨林立的
大概首推以色列.   大多數政黨的口號都或明顯,  或較隱藏的以替
天行道為主題.   我國歷史更不乏明目張膽或暗中挾天子以令諸
侯的案例,  因此文題的問號該引致的答案不言而喻.

             若上段的立論獲得讀者首肯,  民主基石應該是怎麼才穩當
?   大同篇描述的理想世界是否在當時生活也許比較簡單的時
代可以涵蓋一切,  或最低限度是大多數的情況,  我們已難考究,  
在現代便免不了有過份簡陋的缺憾.   可是最大的困難是立論的
基礎假設有不能被克服的困難:  人心比萬物都詭詐.   因為基本的
困難是以人為本位是其致命傷.   要求有限的人用無限的智慧去
處理眾意紛紜的事,  豈非比與虎謀皮更不實際嗎?   我們可以期望
或想像當政者勸籲支持他們,  投他們政黨的票,  使他們大權在握
的領袖,  把他們在選舉擊敗的那一方之利益放在自己利益之上
?   若文題首句的標準也不足以成為民主的基石,  還有更崇高,   
可行的標準嗎?   我要斗膽說沒有,  因為文題首四字的兩個詞及後
四個字的第一個詞都有嚴重的困難  把天下定為範疇是忘記了
若缺乏上天的角度,  公的定義便成問題,  也因而會把民主取代了
神主.   下週與讀者探討有關這層面的考慮.
                                                                                                                                                        見報日期:  2019/7/19

Wednesday, July 10, 2019

国策与家计 // 國策與家計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国策与家计                                       周达恒


              上周从较肤浅的角度探讨国与家的关系, 本周改从文题角度抛砖引玉. 首先声明下文绝非从大家族企业层次作起点, 乃是从近代核心家庭角度提问. 也许不少读者会认为在当今各大国政治气候下, 我们这些平民百姓, 不被当政者视为无足轻重的蚁民, 只是偶然基于收买民心的必要, 才不耻下问, 让民众受宠若惊, 文题两个观念怎能相提并论呢?可是任何成功的政治领袖都明白自己存在的真正价值, 离不开为人民营造让他们可以安居乐业的环境. 若社会最基础的单位– 家庭, 失去存在价值, 国家前途怎能乐观呢? 可是北美婚姻泰半既以离异结束, 晚近统计数字把离婚率趋势视为停留在稍低于半数之上, 实因无视年轻一代同居不婚者众, 使这统计数字大失准确性. 若认为有些人不止离婚一次, 也影响统计的可靠性, 我只能从反面看, 无论家的观遭遇多少冲击, 核心家庭的存在仍是不辩的事实. 文题的家计也许要包括考虑由于男性平均比女性早死十年, 应包括寡居妇女的家, 更要包括因丈夫不负责任地“失踪”, 只有母亲及孩子的家.

              政府对家庭最大及最跨代的影响, 似乎应该是税法的设计及为家庭提供的服务. 随着时代的改变, 家庭单位要获得的服务也有不断改变的趋势. 问题是政府应当走在大势所趋的前头, 或是随波逐流而已? 在过去数十年, 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段让人看到在这些层面上, 真是各家施各法. 篇幅所限, 下文只可以从强制实施一胎制及相反地鼓励生育的政策作思考.

              美国国策对孩子十分看重, 因此非法或未有合法地位的孩子也可以获得政府的资助. 从美国牧师口中, 我听说有母亲儿女成群, 从肤色及族裔特色可以断定不是来自同一父亲.这个“家”的生活费来自政府给孩子的资助, 不必倚靠一般家庭父亲的收入. 以前不少黑人及印第安人也是靠政府的救济金过活, 他们家庭的孩子数字也不受现代一个起两个止的观念影响. 可是这些特例却似乎并不影响大多数家庭在决定有多少个孩子时的考虑. 这是否说明税法及为家庭服务这两个比较传统的政府手段已过时及失效呢? 若这两个层面已失去了举足轻重的地位, 政府可以从那些层面去影响大家对生养儿女的看法呢? 当人口不断老化, 养老院供不应求的情况及费用的昂贵使老人生活的素质不断下降的环境中, 家计是否有重新下定义的必要呢? 若长者在儿孙家生活可以从成为一个负担成为一个值得被严肃考虑的选择, 而不是另一个可供外判的自然运作模式, 国家全面推动大家重思这日益严重的家庭及社会问题, 在税法上从新角度去设计鼓励三代至四代同堂, 也许是一条出路呢!

                                                                                                                                             见报日期: 2019/7/12



人生探索欄                            國策與家計                           周達恆

        上週從較膚淺的角度探討國與家的關係,  本週改從文題角度拋磚引玉.    首先聲明下文絕非從大家族企業層次作起點,  乃是從近代核心家庭角度提問.   也許不少讀者會認為在當今各大國政治氣候下,  我們這些平民百姓,  不被當政者視為無足輕重的蟻民,  只是偶然基於收買民心的必要,  才不恥下問,  讓民眾受寵若驚,  文題兩個觀念怎能相提並論呢?   可是任何成功的政治領袖都明白自己存在的真正價值,  離不開為人民營造讓他們可以安居樂業的環境.   若社會最基礎的單位 家庭,  失去存在價值,  國家前途怎能樂觀呢?   可是北美婚姻泰半既以離異結束,  晚近統計數字把離婚率趨勢視為停留在稍低於半數之上,  實因無視年輕一代同居不婚者眾,  使這統計數字大失準確性.   若認為有些人不止離婚一次,  也影響統計的可靠性,  我只能從反面看,  無論家的觀念遭遇多少衝擊,  核心家庭的存在仍是不辯的事實.   文題的家計也許要包括考慮由於男性平均比女性早死十年,  應包括寡居婦女的家,  更要包括因丈夫不負責任地失蹤”,  只有母親及孩子的家.

        政府對家庭最大及最跨代的影響,  似乎應該是稅法的設計及為家庭提供的服務.   隨著時代的改變,  家庭單位要獲得的服務也有不斷改變的趨勢.   問題是政府應當走在大勢所趨的前頭,  或是隨波逐流而已?   在過去數十年,  不同國家在不同時段讓人看到在這些層面上, 真是各家施各法.   篇幅所限,  下文只可以從強制實施一胎制及相反地鼓勵生育的政策作思考.  

        美國國策對孩子十分看重,  因此非法或未有合法地位的孩子也可以獲得政府的資助.   從美國牧師口中,  我聽說有母親兒女成群,  從膚色及族裔特色可以斷定不是來自同一父親.   這個“家”的生活費來自政府給孩子的資助,  不必倚靠一般家庭父親的收入.   以前不少黑人及印第安人也是靠政府的救濟金過活,  他們家庭的孩子數字也不受現代一個起兩個止的觀念影響.   可是這些特例卻似乎並不影響大多數家庭在決定有多少個孩子時的考慮.   這是否說明稅法及為家庭服務這兩個比較傳統的政府手段已過時及失效呢?   若這兩個層面已失去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政府可以從那些層面去影響大家對生養兒女的看法呢?   當人口不斷老化,  養老院供不應求的情況及費用的昂貴使老人生活的素質不斷下降的環境中,  家計是否有重新下定義的必要呢?   若長者在兒孫家中生活可以從成為一個負擔成為一個值得被嚴肅考慮的選擇,  而不是另一個可供外判的自然運作模式,  國家全面推動大家重思這日益嚴重的家庭及社會問題,  在稅法上從新角度去設計鼓勵三代至四代同堂,  也許是一條出路呢!
                                                                        見報日期:  2019/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