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9, 2018

心病与心药 / 心病與心藥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出


人生探索栏                       心病与心药                                周达恒

        上周与大家稍微探讨心情与情绪的关系, 本文尝试从另一角度看. 任何人若经常活在情绪抑郁的压力下, 身体必受影响, 且会按各人身体状况差异, 在最弱的环节出问题. 这情况发生时, 医师能作的最大贡献是治标, 无论中医或西医, 他们的首步离不了开处方, 治理因受影响而在功能方面出困难, 或感受上出现各式各样痛症的折磨, 尽力以减轻痛楚或使病人恢复原有功能为目标. 除非病人有明显精神病症状, 医生很难寻根究底地追查是什么心病引致病人有功能或痛症的征兆. 故此俗语虽说心病仍需心药医, 非精神病专科医师, 却没有可用的心药, 甚至专科医生也不时觉得爱莫能助, 因为镇定神经的药, 也许连治标的作用也极有限, 只能尽量防止病情恶化, 给心理辅导的专业有多一些机会及时间, 盼望可以引导患者慢慢脱离心理上的死结, 减轻或消除病源.

        由于现代社会变速比早一两代既急且大, 建立在反对宇宙创造主启示的教导横扫各年龄阶段的公立教育制度及高等学府, 因缺乏认识人生真正目标, 在这竞争激烈的社会, 怎能使人不产生许多感到无所适从扑朔迷离的局面A呢? 在同样系统长大及受训练的心理辅导者所能够提供的帮助, 又怎可能避免不捉襟见肘呢? 数十年前有一位神学院的教授早已认为社会在走向需要大量心理辅导者的路上. 实况证明他委实有先见之明. 在数十年牧养教会的经验中, 我认为真正能提供心药者, 大多数不是精神病医师及心理辅导者, 乃是一些肯为病人祷告的人及按圣经教导, 帮助病者投靠天父上帝的人, 而且不一定是传道人或牧师, 虔诚的信徒也可以成为这些人脱困的治疗媒界.

        真正的心药是对创造我们人类的主宰有清晰及较深入的了解, 并且因而明白自己的人生价值不应该受世俗观念左右. 一般人拼命追求的成功或成就与在创造主对我们个人的评价及重视上绝对不能划等号. 从某一个角度看, 基督教的信仰是既入世又出世的. 冒过份简化的指责, 最好的心药是在明白创造主赋予自己的无比价值后, 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地, 善用从天父所赐的技能, 及常倚靠祂所厚赐的力量, 去完成我们在世上寄居时日中, 天父托付我们个别, 及与其他同道的主内兄姊组成的教会, 要自己及教会担负的职责. 用这个既符合圣经教导, 又全心接受从创造主而来的能力, 并可以享受与志同道合者互爱互助的鼓励, 才是最好的治疗与预防心病发作的良药. 这不是说我反对在一些情况下以药物协助一些精神病者, 因为有些病人确实有用药物稳定病情的必要, 可最有效及最终的帮助, 不是来自药物, 乃是来自本段所指出的心药.
                                                                       见报日期: 2018/10/12

人生探索欄 心病與心藥                             周達恆

上週與大家稍微探討心情與情緒的關係, 本文嘗試從另一角度看.  任何人若經常活在情緒抑鬱的壓力下, 身體必受影響, 且會按各人身體狀況差異, 在最弱的環節出問題.  這情況發生時, 醫師能作的最大貢獻是治標, 無論中醫或西醫, 他們的首步離不了開處方, 治理因受影響而在功能方面出困難, 或感受上出現各式各樣痛症的折磨, 盡力以減輕痛楚或使病人恢復原有功能為目標.  除非病人有明顯精神病症狀, 醫生很難尋根究底地追查是什麼心病引致病人有功能或痛症的徵兆. 故此俗語雖說心病仍需心藥醫, 非精神病專科醫師, 卻沒有可用的心藥, 甚至專科醫生也不時覺得愛莫能助, 因為鎮定神經的藥, 也許連治標的作用也極有限, 只能盡量防止病情惡化, 給心理輔導的專業有多一些機會及時間, 盼望可以引導患者慢慢脫離心理上的死結, 減輕或消除病源.

由於現代社會變速比早一兩代既急且大, 建立在反對宇宙創造主啟示的教導橫掃各年齡階段的公立教育制度及高等學府, 因缺乏認識人生真正目標, 在這競爭激烈的社會, 怎能使人不產生許多感到無所適從撲朔迷離的局面A呢?   在同樣系統長大及受訓練的心理輔導者所能夠提供的幫助, 又怎可能避免不捉襟見肘呢?   數十年前有一位神學院的教授早已認為社會在走向需要大量心理輔導者的路上.  實況證明他委實有先見之明.  在數十年牧養教會的經驗中, 我認為真正能提供心藥者, 大多數不是精神病醫師及心理輔導者, 乃是一些肯為病人禱告的人及按聖經教導, 幫助病者投靠天父上帝的人, 而且不一定是傳道人或牧師, 虔誠的信徒也可以成為這些人脫困的治療媒界.

      真正的心藥是對創造我們人類的主宰有清晰及較深入的了解, 並且因而明白自己的人生價值不應該受世俗觀念左右.  一般人拼命追求的成功或成就與在創造主對我們個人的評價及重視上絕對不能劃等號.  從某一個角度看, 基督教的信仰是既入世又出世的.  冒過份簡化的指責, 最好的心藥是在明白創造主賦予自己的無比價值後, 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地, 善用從天父所賜的技能, 及常倚靠祂所厚賜的力量, 去完成我們在世上寄居時日中, 天父托付我們個別, 及與其他同道的主內兄姊組成的教會, 要自己及教會擔負的職責.  用這個既符合聖經教導, 又全心接受從創造主而來的能力, 並可以享受與志同道合者互愛互助的鼓勵, 才是最好的治療與預防心病發作的良藥.  這不是說我反對在一些情況下以藥物協助一些精神病者, 因為有些病人確實有用藥物穩定病情的必要, 可是最有效及最終的幫助, 不是來自藥物, 乃是來自本段所指出的心藥.
                                                                                                                                                                                  見報日期: 2018/10/12

Wednesday, October 3, 2018

心情与情绪 / 心情與情緒

本文繁體字版在簡體字版下方刊

人生探索栏                    心情与情绪                    周达恒

      秋高气爽大概是一年中最让人容易觉得心旷神怡的日子. 不知道文题这两个近似词可否被视为有相互影响的关系呢? 因心情似乎较易受环境影响, 故此自上世纪末叶,旅游业大大兴旺, 特别是大型游船提供的环境, 包括脱离了现代人因手机功能不断增加, 成为比从前的随呼机更让人逃不脱其爪牙的感受, 加上海风及船速带来醉人心怀的清新空气, 使人感到心情开朗是最自然不过的事, 连把闹情绪视对身边人施控的最佳利器者, 即使具鸡蛋里挑骨头的绝技, 不易受环境薰陶, 能够常常把自己困在闷闷不乐的绝地中, 也对环境能为自己带来好心情的魅力, 没有完全的免疫力. 反过来说, 一个善于掌握自己情绪者, 除了能够克服不愉快的心情, 更可以为身旁的人带来乐观与正面的心态, 驱除负面情绪, 因此若说心情比情绪高一档, 也许不会引起读者太大的反对吧.

      我们究竟要采取些什么措施才可以帮助自己多有, 甚至常有美好的心情去抗衡善变而且不时会失控的负面情绪呢? 这问题对于乐观派读者, 也许会被认为多此一问,可是俗语认为人生不如意的事常十之八九, 若勉强说自己是乐天主义者去压制一切被视为不够正面的情绪, 是否掉进掩耳盗铃的自欺心态中呢? 若读者认为自己是务实派, 认定人生既充满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 只要不钻牛角尖, 凡事得过且过, 不必过份认真, 就不会为难自己. 心情是好是坏的主观成份太重, 只要跨过这一关,凡事不太执着, 或者说减低自我中心那一面, 便不容易落在情绪失控光景中. 这种人生哲学是否合理呢? 基督徒读者是否只是朝这方向走而不自觉呢?

      认真信靠天父上帝的人, 明白自己不能随波逐流. 但我们也不必拥抱自以为是充满正义感者那嫉恶如仇的心态待人及对事, 乃要明辨是非, 尽力伸张正义. 这岂非更高的要求并自寻烦恼吗? 岂不是更容易因为有太多挫败经验而陷在情绪低落的苦恼中吗? 我认为只要大家认清楚天父上帝交付我们的职守, 便可以脱离这陷阱. 这不是说基督徒没有需要对付情绪欠佳, 甚至是已掉进不佳的光景中. 事实上在我写这些文字时, 因为刚看见有人把自己陷在苦境中, 而且知道自己难以帮助他脱困而让我心情欠佳, 但靠着天父的恩典, 我仍然可以完成本文. 这不是说我可已经摆脱了为这人悲哀的情绪, 更不是说我找到了帮助这人脱困的方法, 或既能帮助又会被他接受帮助者的方案或人物, 我对这情况仍未敢抱乐观, 可是我知道天父会用我想不到的办法及可能是我不认识的去帮助他, 我的责任是为这人祷告, 把自己的心情及情绪都交给既爱我, 更爱这人的创造主.


                                               见报日期: 2018/10/5

人生探索欄 心情與情緒                 周達恆

秋高氣爽大概是一年中最讓人容易覺得心曠神怡的日子.  不知道文題這兩個近似詞可否被視為有相互影響的關係呢?  因心情似乎較易受環境影響, 故此自上世紀末葉, 旅遊業大大興旺, 特別是大型遊船提供的環境, 包括脫離了現代人因手機功能不斷增加, 成為比從前的隨呼機更讓人逃不脫其爪牙的感受, 加上海風及船速帶來醉人心懷的清新空氣, 使人感到心情開朗是最自然不過的事, 連把鬧情緒視對身邊人施控的最佳利器者, 即使具雞蛋裡挑骨頭的絕技, 不易受環境薰陶, 能夠常常把自己困在悶悶不樂的絕地中, 也對環境能為自己帶來好心情的魅力, 沒有完全的免疫力.  反過來說, 一個善於掌握自己情緒者, 除了能夠克服不愉快的心情, 更可以為身旁的人帶來樂觀與正面的心態, 驅除負面情緒, 因此若說心情比情緒高一檔, 也許不會引起讀者太大的反對吧.

我們究竟要採取些甚麼措施才可以幫助自己多有, 甚至常有美好的心情去抗衡善變而且不時會失控的負面情緒呢?   這問題對於樂觀派讀者, 也許會被認為多此一問, 可是俗語認為人生不如意的事常十之八九, 若勉強說自己是樂天主義者去壓制一切被視為不夠正面的情緒, 是否掉進掩耳盜鈴的自欺心態中呢?   若讀者認為自己是務實派, 認定人生既充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 只要不鑽牛角尖, 凡事得過且過, 不必過份認真, 就不會為難自己.  心情是好是壞的主觀成份太重, 只要跨過這一關, 凡事不太執著, 或者說減低自我中心那一面, 便不容易落在情緒失控光景中.  這種人生哲學是否合理呢?   基督徒讀者是否只是朝這方向走而不自覺呢?

認真信靠天父上帝的人, 明白自己不能隨波逐流.   但我們也不必擁抱自以為是充滿正義感者那嫉惡如仇的心態待人及對事, 乃要明辨是非, 盡力伸張正義.  這豈非更高的要求並自尋煩惱嗎?  豈不是更容易因為有太多挫敗經驗而陷在情緒低落的苦惱中嗎?  我認為只要大家認清楚天父上帝交付我們的職守, 便可以脫離這陷阱.  這不是說基督徒沒有需要對付情緒欠佳, 甚至是已掉進不佳的光景中.  事實上在我寫這些文字時, 因為剛看見有人把自己陷在苦境中, 而且知道自己難以幫助他脫困而讓我心情欠佳, 但靠著天父的恩典, 我仍然可以完成本文.  這不是說我可已經擺脫了為這人悲哀的情緒, 更不是說我找到了幫助這人脫困的方法, 或既能幫助又會被他接受幫助者的方案或人物, 我對這情況仍未敢抱樂觀, 可是我知道天父會用我想不到的辦法及可能是我不認識的人去幫助他, 我的責任是為這人禱告, 把自己的心情及情緒都交給既愛我, 更愛這人的創造主.
                                               見報日期:  2018/10/5